第83章 番外

晴朗的一天下午, 小区的人在树荫下乘凉。www.mengyuanshucheng.com

“你们看见了么,美娣居然回来了?”

“瞅见了,老葛这下高兴了吧。”

“我好像还看见她女儿也跟着回来......”

“嗯?该不会兴师问罪。”

面前的门紧闭,偶尔露出些动静, 证明里面有人住。

桂美娣抓着腰间的包, 踌躇不决, 杵了许久,愣是没掏出钥匙开门。

葛飞灵在后边等着,有些不耐烦, 正要催, 景浣轻轻按住她的手。

他做口型:别急。

葛飞灵紧了紧手, 终是放下,耐心地等母亲踏出那一步。

来之前, 景浣就跟她分析过,桂美娣这类人懦弱惯了, 好不容易做出改变,不能急。

......她也不是急,主要是桂美娣三番四次打电话去跟葛宏康理论,被骂哭了又来烦她。这样拖着下去也不是办法, 她不喜欢在一件事上耗太长的时间,所以跟景浣商量了一下, 在大二开始的暑假,回家一趟,解决父母离婚和房子的事。

“...飞灵, 要不还是你来开门,我手心都是汗。”桂美娣背过身,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说。

葛飞灵顿了几秒,马上接过钥匙插进锁孔。

门刚打开,那股腐朽微臭的气味又传出来。

桌上的酒瓶子堆得乱七八糟,葛岭躺在沙发上打着游戏,头发如草般杂乱。

“阿、阿岭。”桂美娣望着儿子,忍不住低唤。

葛岭正在兴头上,虽然认出了桂美娣的声音,但没空搭理她。

全身心投入到屏幕那块方地。

葛飞灵直接说:“你去主卧瞧一下,看他在不在。”

景浣紧握着她的掌心,没有放开过,像是要通过手传递给她力量。

“好、好的。”桂美娣对疼爱的儿子失望不已,压下心头的不忍,走去卧房。

景浣抬眸静静观察屋内的摆设。

房子不大,显然缺乏人打理已久,他试图找出些她曾生活过的痕迹,但终究没找出来。

想到她曾经遭受的非人待遇,他的心微微刺痛。

“谁啊……哦是你这臭婆娘,可算懂得滚回来伺候老子......”

卧房传出不耐烦的男声。

随后,桂美娣惊慌地跑出来,向葛飞灵投来求助的眼神。

“飞、飞灵,你爸他又要打......”

这回是景浣先开口:“阿姨,你先冷静,别害怕,我们这次有备而来。”

逐渐成熟的温和声线,莫名抚慰了心底的慌乱。

“好,好。”桂美娣非常信任这个未来女婿,他总是比女儿稳重,办事稳妥。

“......你站后边点,我怕葛宏康不讲道理,直接冲上来打人。”

葛飞灵借他牵手的力道,拉他往后站。

“嗯嗯。”

景浣当然不怕她爸爸动手,仍是按着她的吩咐后退几步,她越来越关心他了,他格外高兴。

“哟,看不出来嘛。”葛宏康还未出来,葛岭打完一局游戏,似是终于发现了景浣的存在,坐起来打量他,“你该不会就是那个被骗的有钱人吧,你可得小心我姐姐哦。”

葛飞灵微掐手,沙发上有恃无恐的弟弟嬉皮笑脸:“她心肠歹毒,连自己的家人都敢害,以后没准下次就轮到你了呵呵。”

“葛岭。”她正要开口反驳,景浣轻嘘一声,眼神示意:没事,让他说。

......他大概想走捧杀路线,葛飞灵抿唇,没再发言。

“姐姐你可真忍辱负重,为了钱蛮会装温柔的。”葛岭见她无话可说,胸膛涌起一阵快意,继续肆意抹黑,“谁不知道你漂亮外表下藏的心思啊,恶毒龌龊得很。”

景浣表情管理着,兜里的手机开着录音。

这时房子的男主人终于出现,身体浮肿地晃出来,眼皮耸拉着,下巴的胡渣邋遢。

“好啊你们。”葛宏康无论何时说话都有一股酒味,狠瞪他们三人,“贱人和贱人的女儿拉到一个男人就当救世主了,我告诉你们,敢回来就是找打,揍完你们还得乖乖呆家里干活......”

“叔叔。”景浣礼貌地打断,笑脸迎人,“我来替阿姨跟您谈离婚的事。”

葛宏康怒目而视:“你算哪根葱,来管我们家务事......”

“如果您不想和平离婚的话,我们会走法律途径,到时候你就不是只吐出半套房子了,还有一笔打官司的高昂费用。”

景浣条理清晰地打断,仍是保持微笑。

葛宏康许久未清醒过的脑袋一片空白,葛岭表现得比自家爸更紧张,说:“爸,她们要回来抢房子!”

“废话!我听得懂人话,我还没醉糊涂!”

男人恶声恶气,脑子乱得很,却又不肯承认自己处于劣势。

他原本以为这臭婆娘在外边自生自灭,省得又浪费钱,一直吃存款老本,他和儿子都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,之前做生意赔了钱,他便杯弓蛇影,也不敢再碰高风险高收益的投资,最后想着,这套房子也够他们吃很久了,得过且过。

自从桂美娣打电话来“骚扰”他起,葛宏康就一天比一天烦躁,他对尽职尽责的老婆没有感情也没有感恩。

她要是不提离婚,他还能将就着跟她过下去,结果这不知好歹的婆娘,把主意打到房子上来了。

“艹,想离婚当然可以,想抢房子,你怎么不去死?!”葛宏康被危及到实际利益,丑恶面目暴露得更明显。

桂美娣被他的大嗓门吓一跳,反射性往景浣那儿躲了躲,有些畏缩。

说不伤心肯定是假的,但她更厌恶自己跟了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丈夫,丝毫不念夫妻感情。

葛飞灵沉默地看着,早料到了亲生父亲吝啬的嘴脸。

即使他现在是个废人了,他也能耀武扬威,朝曾经的妻女破口大骂。

景浣应变自如,维持客气疏离的表情,说:“这不是您能选择的,想必您也清楚,真要上法庭打官司,你家暴下岗的劣势将会彻底暴露,到时候,可能连您的儿子也不会判给您。”

“......”葛宏康虽然溺爱葛岭,但始终比不上钱的重要,他梗着脖子怼,“你以为我稀罕一个瘸腿的儿子?老子没了这败家玩意儿就没了负担,娶下一个年轻的老婆......”

景浣:“我想您是误会了,我是指只要上了法庭,房子和儿女,大概率不会判给你。”

望着葛宏康有点被他绕糊涂的模样,景浣给他列出了两项选择:“您要么就签了离婚协议分走房子的一半钱,要么等着上法庭,我们这边找最好的律师诉讼让您净身出户。”

葛宏康这回听明白了,原来是给他出选择题呢。

还未等他细细深究其中的利害关系,葛岭沉不住气,替他选:“爸,我不要跟妈一起过,你就离婚分一半房子给她算了!”

葛宏康:“你懂什么!如果老子不跟她离,就不用平白无故给她一半了!”

“你真是蠢。”景浣的语气终究太温和,那男人非常蹬鼻子上脸,葛飞灵开口,“你以为死不离婚就不用分财产了?我男朋友都跟你说得清清楚楚了,你要么分一半,要么这一半都没了,难道你觉得你一个失业老男人,有那么多时间精力和闲钱来跟他打官司到底吗?”

“......”不愧是从小到大叛逆惹人烦的糟心女儿,葛宏康险些要气得吐血,巴不得冲上来狠狠扇她一耳光。

但景浣站在她旁边,他始终忌惮年轻男人的力气。

葛岭一开始就听懂了这个意思,所以迫不及待选了第一项。尽管他嫌弃自己这个妈,但是跟桂美娣肯定是好过葛宏康的,前提是她没有“归顺”葛飞灵。葛岭恨极这个姐姐,他潜意识认为跟了桂美娣就得受葛飞灵的百般折磨,他宁愿跟葛宏康也不愿落到她手上。

作者有话要说: 几个番外里打算尽量涉及每个人的后续,徐柔、橘帅、姚永等,简单地带一笔

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[手榴弹]的小天使:芝麻熊 1个;

感谢投出[地雷]的小天使:咦咦咦大宝石 4个;ゆうぐれ 1个;

感谢灌溉[营养液]的小天使:

Kuchiki 50瓶;我才不会来追你 10瓶;郁欢、煮不熟的鸭子 5瓶;白日梦你 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